IMF:中国数字货币试点全球领先,初期聚焦国内应用

来源:一财网

IMF:中国数字货币试点全球领先,初期聚焦国内应用

10月1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GDP萎缩4.4%,较6月时的预测上调了0.8个百分点。今年,中国仍是IMF预计唯一能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的经济复苏领跑全球,同时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试点全球领先。他认为,目前DCEP仍聚焦M0(流通中的现金),对银行的冲击很小。初期阶段,DCEP将更关注在国内的应用,未来随着更多国家开始试点央行数字货币(CBDC),CBDC的跨境使用和可兑换将会受到关注。

近期,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进有加速之势,不乏一些主流央行一改早年偏保守的态度,加速推进关于CBDC的研究,中国更是率先进行了相关试点。10月11日8时,深圳“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结束,系统成功完成试点预约登记,这是数字人民币发展进程中的重要一步。

阿德里安称:“中国的数字货币试点领跑全球,IMF密切关注中国数字货币在一些城市地区的试点情况。”由于从货币的统计口径上看,央行数字货币属于M0,即现金的范畴,并非M1或M2,因此他认为并无需担心初期会对银行造成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样,今年因疫情引发的“美元荒”震动全球市场,当前对于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讨论又有升温之势,发行DCEP也是关键的一环。DCEP具有跨境支付的优越性,这是否能够促进人民币国际化?DCEP应该聚焦国内还是跨境?

对此,阿德里安称:“现在中国的试点项目主要关注国内的应用,我的理解是,中国央行的计划仍是先聚焦国内,而跨境则涉及到货币完全可兑换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做更多工作,来实现数字货币的可兑换,国际层面还有很多协调工作要做。”

阿德里安称,IMF下周将发表有关全球数字货币进展的报告,研究私人部门数字货币(如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对货币政策和宏观经济活动的影响。

10月13日,IMF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FSR)提及,空前且及时的政策应对帮助维持信贷持续流向实体经济,构筑了通往经济复苏的桥梁。然而,部分国家金融稳定问题有所加剧。企业为应对现金流短缺举借了更多债务,当局则为支持经济扩大了财政赤字,这使非金融企业部门和主权部门的脆弱性都有所上升,即企业、银行、非银金融机构、主权部门的风险互联性攀升。

阿德里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阶段,政策支持仍是必要的,过早撤出是危险的,但在疫情得到控制后,流动性支持可逐步退出,银行应逐步重建资本和流动性缓冲,制定可信的计划以减少问题资产。值得庆幸的是,他表示,根据IMF的压力测试,即使是在疫情持续时间更长的负面情况下,全球银行业仍相较稳定。

IMF:中国数字货币试点全球领先,初期聚焦国内应用

中国国内的电子支付已走在了世界前列

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逐步扩大测试它的第一套央行数字货币。这种货币被称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

虽然其他国家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推出数字主权货币,但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变化意义非同小可。

“未来,人人都会使用DCEP”,中国比特币先驱、百万富翁名郭宏才8月接受BBC记者采访时说。

虽然有传言称,DCEP最早可能在今年面世。但中国人民银行把目标定在2022年2月北京冬奥会之前。

如果这个项目成功,数字人民币可以消除对实物现金和PayPal等在线支付服务的需求,并形成中国对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另一种挑战。

DCEP是一种以人民币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价值可能会随着市场投机行为而发生较大波动–在大多数政府看来,这使得它们不适合广泛使用–DCEP则不一样,它将与实物人民币一样稳定。

与现金一样,每个数字人民币都由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创建、签署和发行。然而,与现金不同的是,银行可以追踪其发行的每一个数字货币的去向。

商业银行将DCEP发放给客户,客户可以将货币从银行账户下载到数字钱包或应用程序中,就像在ATM机上提取现金一样。

有了装上DCEP的数字钱包,无论是在杂货店买东西还是给朋友打钱,消费者都可以向其他任何使用该服务的人进行非接触式的即时支付。从理论上说,这可以消除对目前在中国广泛使用的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数字支付服务的需求。

国人已经普遍习惯使用手机支付,这使得向数字人民币的过渡轻而易举。如此以来,中国在这一领域就可能比其他国家领先一步。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使用数字货币,中国就成了开路先锋。

中国可能希望创建自己的国际支付机制,类似于SWIFT,帮助金融机构处理交易代码。新的数字货币国际支付机制将不由美元主导,而是由中国的数字人民币主导。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目前已知的中央银行外汇储备中超过60%是美元,这使得美元成为事实上的全球货币。和使用其他货币进行交易结算相比,美元在国际支付中更加便利。全球第二大货币是欧元,占国际储备的20%。

如果数字人民币被广泛接受,可能会导致各国央行同样持有DCEP储备。作为DCEP的唯一发行方,中国央行将对全球金融市场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通过成为第一个主导数字货币领域的大国,中国有可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更强势位置,再也不担心受到美国制裁。这是中国挑战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又一大步。

欧洲中央银行10月2日表宣布,它准备在欧盟启动数字欧元计划。长期以来,数据保护在欧盟的政策制定中都举足轻重。

当然,还有来自脸书的抗衡。这家社交媒体平台想要为其超过27亿的用户提供一种私人经营的全球货币,这让金融监管机构感到沮丧。

谁将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竞争中胜出,尚待观察。目前,即使在中国,实物现金也将继续流通。

但是不用怀疑的是,未来无论以哪种数字货币支付,我们的生活都将发生重大改变–从国际现金流动的监管,到有人看着你为一顿外卖付了多少钱。

 

© 版权声明
THE END
感觉文章不错,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吧!
点赞20赞赏
分享